歷代志上19:血氣

本章記載了兩場本來不需要發生的戰爭。大衛的本意原不是和亞們人爭戰, 而是要因為拿轄的緣故安慰厚待哈嫩。可是哈嫩卻聽信讒言, 羞辱以色列來使引發了兩國的戰爭。不但如此, 亞們人還邀約亞蘭人一起對戰以色列人。打了敗仗後, 亞蘭人不服氣, 便調軍隊攻打以色列。

亞們人引發了原本不該有的戰爭, 亞蘭人也因為驕傲, 將原本屬於亞們人和以色列人的戰爭牽引到自家身上。兩個一時血氣的決定, 令亞們人和亞蘭人蒙受極大的損失。

歷代志上18:馬的力大

在春秋時代,”乘” 指的是四匹馬拉的車,千乘之國是指中等諸侯國,萬乘之國則指大國。馬匹及戰車的多寡代表一國兵力之強弱。大衛做為一國之君,在打敗琐巴王哈大利謝以後做了一件令人費解的事。他俘虜了七千馬兵,卻沒有將這些馬匹占為己用,不但如此還將拉戰車的馬砍斷蹄筋,只留下一百輛車的馬。(代上18:4) 大衛的做法真的令人匪夷所思,他做這事的理由或無可考,但大衛曾在詩中提到:有人靠車,有人靠馬,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神的名。詩20:7 

詩篇或許這並不是針對這件事情所寫,但卻充分表現大衛的心及他所倚靠的。以少勝多, 以弱勝強也常常是以色列人所經歷的。大衛既有這樣的心, 本章兩處提到"大衛無論往那裡去, 耶和華都使他得勝"也就不顯的突然了。

歷代志上17:照祢所說的而行

大衛想為神建一所聖殿,聽起來是很屬靈,很高尚的心志。就連先知拿單都覺得很好,他告訴大衛,你可以照著你的心意而行。可是當夜神的話臨到拿單卻否決了大衛的提議。神雖然沒有應允大衛的請求,卻告訴大衛的後裔要為神建殿宇,不但如此,神還給大衛更大的應許和福分。大衛的回應是"照祢所說的而行。" 

在這裡聖經明白的做了一個對比: 一是"照你(自己)的心意而行",另一個是"照祢所說的而行"。前者看起來似乎並無不好,可後者不但有了前面的福份, 並帶來意想不到的, 更大的祝福。

歷代志上16:耶和華做王了

在君權時代,王必要是民心之所向。從政治的角度來看,大衛是以色列的王:他能征善戰,知人善任,有領導者的特質與魅力,能夠凝聚人心。事實上, 以色列人也擁護他支持他。雖然如此,這章的讚美詩明確的提醒以色列人,神不但賜給以色列人迦南地為產業,並護庇他們,他們是神的子民,只有耶和華是他們永遠的王。

歷代志上14:事奉

大衛本來的用意是好的, 他想要迎回約櫃求問神, 但他第一次用錯了方法所以失敗了。第二次迎回約櫃的時候, 他記取教訓, 用合神心意的方法來辦理這件事。他找了合適的人來抬約櫃,使他們自潔做好預備,用摩西吩咐的方法抬運,並且他們用著歡樂的心,井然有序的來迎回約櫃。

合神心意的事奉不是按著自己的意思,用著自己看為合適的方法去事奉神,而是按著神的心意,存敬畏神的心,甘心樂意歡歡喜喜的服侍。

歷代志上13:吉祥物

對於以色列人來說, 約櫃象徵著神的同在。以色列人失去約櫃,因為他們沒有看見約櫃的精義: 他們忘了能力出自神, 而不是約櫃本身。在與非利士人的爭戰中, 他們把約櫃當做一個幸運吉祥物, 以為只要帶約櫃上戰場就可以驅使約櫃的力量擊退敵人。不幸的是,他們失去了神的同在, 約櫃不但沒有起到擊退敵人的效用, 反被非利士人擄了去。

掃羅並不重視約櫃, 以致約櫃一直停留在亞比拿達的家裡。大衛雖然願意尋求神, 但他對待約櫃的態度並不嚴謹, 造成第一次迎回失敗。神是慈愛的, 但祂也是大而可畏的, 祂並不是個吉祥物, 或如神燈隨時準備滿足人自私的要求。在13章中, 神彰顯祂的權能及能力, 是人不可怠慢的。

歷代志上12:神幫助你

掃羅追求外在的榮耀, 大衛王的定位卻不僅僅只是登上權力的巔峰而已。 做為以色列的君, 神對他的心意是牧養以色列的民 (代上11:2)。 兩人對王位不同的詮釋反應在他們與追隨者的關係上。掃羅因大衛的杰出而心生嫉妒, 大衛卻能跟許多大能的勇士同工得到他們的幫助。

“幫助” 在本章出現過許多次。 “幫助” 的希伯來文與救命的意思是相等的。大衛雖有杰出領袖的特質, 聖經指出他所得到許多幫助的原因不是出自大衛的個人魅力, 神才是大衛一切幫助的根源. “亞瑪撒說, 我們是幫助你的, 願你平平安安, 願幫助你的, 也都平安, 因為你的神幫助你。” (代上12:18)

歷代志上11:神同在

掃羅王在眾人面前被撒母耳按立為王, 也曾有聖靈的感動, 但是他數次罔顧神的命令, 最終神離棄他導致他的失敗。大衛與掃羅不同, 他並沒有在以色列眾人前受膏。被膏後他遭遇到極大的困難; 他為掃羅所嫉妒, 被下令通緝因此逃亡, 但他卻能不因自己的利益殺害神的受膏者。

對比於掃羅的任意妄為, 大衛他不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 (如殺掃羅自立為王), 反而願意等候神。歷代志作者對於大衛的成功作了一個註解: “大衛日見強盛, 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與他同在。”(代上11:9)

歷代志上9:利未人的服事

第九章記載了利未人的各種服事, 包括祭司, 管理神殿的, 作神殿使用之工的, 守門的,  守殿的, 管理器具器皿的, 管理麵, 酒 ,  油 , 乳香, 香料的, 作膏油的, 管理盤中烤物的, 管理陳設餅的, 在安息日預備擺列的, 在殿裡晝夜供職的,  歌唱的, 等等。

利未人的服事與祭司的服事不同, 利未人的服事乃是在事務上的, 也就是執事的工作。 侍奉神不單要有同祭司的服事, 也有利未人的服事。譬如教會初期有使徒傳道, 也要有像司提反一樣管理飯食。 同樣的, 教會需要有牧者在屬靈上的教導牧養, 也需要教會同工作利未人的服事。

歷代志上8:撕掠的狼便雅憫

雅各臨死前給他的12個兒子祝福, 論到便雅憫, 他說 “便雅憫是個撕掠的狼, 早晨要喫他所抓的, 晚上要分他所奪的。(創49:27)” 便雅憫支派在以色列12支派中占者重要的地位, 不僅是因為以色列第一位王掃羅是便雅憫人, 並且, 在所羅門王的兒子耶羅波安即位後, 王國分裂為南北兩國, 便雅憫人是唯一沒有叛出支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