撒迦利亞書14章: 降臨

朝日

本章是先知撒迦利亞預言有關於耶和華的日子的高峰: 耶路撒冷將要被列國的圍攻(v1-2), 危在旦夕之時彌撒亞要從天而降為他的子民爭戰, 他的來臨將伴隨著許多天地的異象(v3-8), 他要在地上建立永遠的國度, 帶來真正的平安。

耶和華的日子對於有罪的人來說, 是個可怕的日子, 神要施行審判降下刑罰。但是對於那些敬畏神的人來說, 卻是拯救的日子, 他們不再哭泣, 神要親自安慰他們。彌賽亞從此君臨天下, 萬民都要來朝拜, 承認他是主, 選民也要再度分別為聖歸與神。

撒迦利亞書13章: 煉淨

j.jpg

本章分成2段: v1-6論到神的日子來時, 一切罪惡與假先知都要被除去, v7-9則論到彌賽亞的被棄以及餘民如何在神的日子被煉淨。這兩段的描述並沒有照著時間前後安排, 在實際發生的順序而言, 反而是v7-9先發生, 符合啟示文學的一貫寫法。

在迦撒利亞的描述中, 彌賽亞的被棄是雙方面的, 12章記載以色列民和領袖背棄彌賽亞, 而13章則記載彌賽亞的被神所擊打(v7), 這兩者並不衝突, 因為神將耶穌當作洗淨世人罪惡的祭。在擊打以色列的牧者(彌賽亞)後, 神的管教臨到他的子民(微小者)。以色列人在神的日子被熬煉, 機經痛苦, 但是神的眼目並沒有離開他們, 當他們悔改求告神的名時, 神就要拯救他們, 重新恢復與以色列的關係。

撒迦利亞書12章: 拯救

j.jpg

本章可分為兩部分: v1-9描述在彌賽亞(二度)降臨之前耶路撒冷被列國圍攻, 但是神要拯救以色列人, v10-14則是神定意拯救的原因, 就是以色列全家悔改。

在這裡所指的爭戰應該是與啟示錄所記載的哈米吉多頓大戰(啟16:16), 敵基督率地上的眾王要在約沙法谷擊殺以色列人, 就在以色列人存亡的關鍵, 彌賽亞裂天而降, 他絲毫不廢吹灰之力的打敗抵擋他的仇敵, 拯救以色列人。

而在這事件發生之前, 以色列全家將要悔改在神的面前。他們要經歷一次大復興, 他們要被聖靈澆灌, 認耶穌為他們所盼望的彌賽亞(v10)與他們的救主。這是一個全國性的悔改, 從王族(大衛家), 先知(拿單家), 祭司(利未家, 示每), 及其餘百姓(其餘的各家), 人人真誠的悔改(男女各自分開哭泣)。

撒迦利亞書11章: 被棄

1

9章與10章描述以色列人所蒙的恩, 但是他們無法早早嚐得主恩卻是因為自己棄絕了主。在本章先知以倒述的方法現是描述耶路撒冷的破滅 (v1-3), 然後先知闡明其原因, 敘述以色列人如何拒絕彌賽亞(v4-17)。先知做了兩次的示範, 在v4-14先知演繹出彌賽亞如何的被以色列人拒絕, 在v15-17, 先知則扮演了壞牧者的角色。

因以色列終將被毀, 所以神稱呼以色列人為將宰的羊。羊被原本應該牧羊他們的官長和宗教領袖(祭司、法利賽人等) 賣與羅馬政權, 而買了以色列的羅馬最後催毀以色列。不但買賣雙方都不憐恤以色列, 神也因為以色列人的背棄而不再存憐憫之心。

彌賽亞原本應當是以色列的牧者, 手持榮美與聯索二杖, 代表神的恩慈與合而為一的國家, 但是以色列人不願接受他為他們的牧者/王。本來應當搭配服事的三個牧人(有解釋作官長、宗教首領、民間長老) 卻與彌賽亞相看兩厭, 並且藐視他的事工。V12-13所提到的三十塊錢預示賣耶穌的猶大所得的報酬。因為以色列人棄絕彌賽亞, 榮美與聯索二杖因此折斷, 神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從此不再, 以色列在羅馬鐵騎下敗亡。

先知所扮演的第二個角色是愚昧的牧人, 代表耶穌降臨前後至以色列滅亡前的領袖, 他們不愛惜以色列, 反倒使以色列蒙受損失, 這樣的邪惡的牧人必要受到神的咒詛與懲罰。

 

 

撒迦利亞書10章: 豐盛的恩典

1.jpg

本章承接9章17節描述神豐富的恩典。神看見他亡國的子民他們失去了王如無牧人的羊群帶領, 於是他要懲罰外邦的領袖(v3牧人, 公山羊), 並且要親自做以色列的牧人。

神與以色列人的關係要恢復到從前, 如同他們未曾被棄絕之時(v6),  神要親自帶領以色列人爭戰並戰勝仇敵(v5), 以色列人要以神為他們的福份與喜樂的泉源(v7), 他們雖然曾經亡國但人丁卻要重新興旺起來(v8), 最重要的是, 他們被神堅固過著以神為中心的生活(v12)。

在第八章, 神安慰以色列人他要將咒詛變為祝福; 在第九章, 神告訴以色列人他的國度要降臨, 彌賽亞要在地上確立王權; 在第十章, 神的恩典之豐富, 完全扭轉以色列人之前的劣勢, 帶領他們勝過仇敵, 堅立在神的面前。神並不吝於施恩與人, 他所要賜給人的, 是超乎人的所求所想。

撒迦利亞書9章: 王權

1.jpg

撒迦利亞書9-14章的預言有關彌賽亞以及神國度, 其預言有雙重性, 不但指的是對現代人來說以經發生的歷史, 更是指耶穌的再來以及神國度的降臨。在撒迦利亞9章, 先知著重在彌賽亞的王權。

V1-7提到從北方而來的軍隊戰勝各國, 包括富裕以及堅固的推羅和西頓, 更要一路南下直克非利士各城 (v5-6: 亞實基倫, 迦薩, 以革倫, 亞實突) 。這裡指的應是亞歷山大帝的戰蹟, 當時耶路撒冷因為神的保守而沒有被戰火波及(v8)。之後, 先知的預言在時間上躍進至耶穌的第一次降臨, v9-12描述耶穌進入耶路撒冷, 藉著他所流的血神與人立了新的約, 人從罪與死的權勢中得著釋放(v11)。不但如此, 彌賽亞要在地上設立神永遠的國度帶來永遠的平安(v10)。

V13-16時間則又退回到主前以色列與西流古王朝對抗的時代, 當時猶太人遭到安提阿古四世的逼迫,  但是在神的保守下馬加比革命重新潔淨聖殿。但這段敘述也指著末世時期猶太人要遭到敵基督的逼迫, 但是神要在大災難時期保守他的子民。

雖然世上有許多君王領袖, 或許他們的王國一時稱霸天下, 甚至逼迫神的子民, 但是世上一切都無法逃脫神的掌握, 萬物都要俯伏在神的權柄之下。無人可阻基督的再來與掌權, 他要設立他的國度, 他的國度要常存直到永遠,

撒迦利亞書8章: 復興的應許

1.jpg

在本章, 神溫柔的安慰以色列人並應許他們將來的復興。雖然過去以色列人與神的關係破滅, 以色列人受到審判與咒詛, 但是神要將咒詛變成祝福: 以色列要得享平安與豐盛, 神與以色列人之間的關係要得到恢復, 最終以色列人要活出神對他們的旨意, 就是萬國要因以色列人而蒙福。

神給了以色列人這樣美好的應許和前景, 而以色列人要做的, 是要信神的話語。在消極面來說, 他們不要為過去的審判或眼前的困難而退縮懼怕 (v13, 15), 他們要相信神的愛, 並定睛仰望神, 安心並快樂的接受神的祝福。在積極面來說, 他們應當追求公義, 並且相互扶持, 愛神並且愛人(v16-17, 19)。這樣, 他們便能活出神的見證, 成為光吸引萬國來歸向神。

撒迦利亞書7章: 敬拜的態度

1.jpg

本章記載的事件發生在1-6章的異象發生後兩年, 當時因為先知的鼓勵, 以色列人開時聖殿重建的工程, 那時候伯特利人聽聞這件事, 便差遣一隊代表團來到耶路撒冷, 詢問是否還要繼續為亡國而哭泣。當時的以色列人會在一些代表性的日期 (例如城被攻破, 聖殿被毀,等等) 禁食哭泣。在本章, 神藉著先知回答他們重點不在於外在的儀式, 而是內心是否敬畏神, 是否愛人。

以色列人為了亡國而哭, 但是他們未曾明白亡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的悖逆。因此, 神對他們說, “你們這七十年, 在五月、七月禁食悲哀, 豈是絲毫向我禁食嗎?”(v5) 以色列人悲哀是因為他們的國家滅亡, 為自己生活悲苦而傷痛, 而非為了犯罪受神的審判而哀傷。

神再次重申他審判以色列的原因, 是為著以色列人拜偶像, 道德敗壞, 社會失去公義, 對人不存憐恤之心, 更欺壓那困苦無依的百姓。雖然神一再的呼籲他們悔改, 但以色列人仍舊硬著頸項不聽, 因此神的審判臨到以色列。神清楚的告訴他們亡國的前因後果, 為的要使這些亡國的後裔能夠引為前車之鑑, 不再步入他們祖先的後塵。

神雖然沒有直接回答伯利恆使團的問題, 但他的態度是顯而可見的: 人雖有齋戒的行動, 但若無敬畏神的心, 那也是枉然。神喜愛聽命勝於獻祭, 喜愛人高舉神的公義, 在生活上活出他的見證。因此, 現在的基督徒當反省, 我們每日讀經禱告與在教會的服事, 是否出自於內心對神的敬愛, 與對弟兄姊妹的愛心? 還是我們所做的, 都是在教會牧者的請求下不得以而為之? 若是後者, 那我們應當來到神面前悔改。

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, 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? 聽命勝於獻祭; 順從勝於公羊的脂油。撒上15:22

撒迦利亞書6章: 國度

1

本章可分成兩個部分, 1-8節是先知領受的第八個異象, 9-15是天使吩咐先知做的一個象徵性的動作。

先知領受的八個異象當中, 後三個異象都是與審判有關。第六個異象(飛行的書卷)代表神的子民個人受到審判, 第七個異象(量器)代表以色列國受到審判, 最後一個異象(四匹馬)則代表全地都受神的審判。神並不是只在以色列掌權, 他是主宰萬有的神。

在一系列的審判過後, 天使吩咐給大祭司約書亞戴上冠冕。這是個象徵性的動作, 並不是真的加冕大祭司約書亞。因為若是這是實際的行動, 該受加冕的應該是有大衛王室血統的所羅巴伯才對。這個動作是象徵將來有一個彌賽亞他是大衛的後代, 有著王與祭司的雙重身分。他要執掌王權, 恢復神的聖殿, 建立神的國度。而彌賽亞的稱王是要在神的審判之後發生。

撒迦利亞書5章: 罪

1.jpg

本章記載的兩個異象都是關乎罪, 先知的異象從外在聖殿的重建, 轉變成內在的重建。書卷的異象指的是個人性的罪行, 量器的異象則是全國性的罪。

在書卷的異象裡, 那飛行的書卷似乎具有雷達功能, 不會錯過任何犯了偷竊以及起假誓的人, 並且神的咒詛必要臨到他。這裡提出的兩個罪分別代表對人(偷竊), 以及對神(起假誓)的惡行與虧欠。有時人犯了罪卻偷了法律的漏洞, 沒有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。這樣的人雖然一時漏網, 但他卻無法逃離神公義的審判(飛行的書卷)。當時回歸的以色列人淪為帝國的殖民, 神的律法不再是官方執行的律法, 但是這個異象警告以色列人神的律法是輕慢不得的, 人無法逃離神, 定要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。

量器的異象代表全國性的罪, 坐在量器裡的女人是擬人化的罪惡。兩位有翅膀的婦人帶走坐在量器的婦人將她放置在巴比倫(示拿)。這個異象有多種解釋, 有的人認為有翅膀的婦人與坐在量器裡的婦人同樣代表罪, 有些人則認為他們代表天使。總體看來, 這個異象應該是回顧以色列的亡國, 人民被擄至巴比倫。但是人民的罪得到潔淨, 回歸故土, 而罪回歸巴比倫, 等待神將來的審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