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利米哀歌5章: 永遠不要放棄禱告

耶利米深知神的刑罰必臨到以色列人,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七十年(耶廿五11-12),既然已經知道得救是在七十年後,就表示現在不管再怎麼禱告也是沒有用的,不管再怎麼禱告,神都不會改變這個日期的。但是日子一天一天的過,沒有神的保守與同在總覺得沒有盼望,生活苦不堪言,於是耶利米忍不住向神祈禱,述說自己的苦情。

很多時候,神沒有開路,沒有給答案,苦難似乎沒有盡頭,有禱告或沒有禱告,好像差別也不大,心裡常常很想放棄~那就不要再禱告了吧!不管我們目前的處境如何,心裡有多麼的絕望,每天的日子仍然需要神的保守與同在,所以,我們永遠不能放棄禱告,即使眼前仍是無止境的黑夜,禱告仍然是那唯一的一線曙光,讓我們可以在黑暗中看見上帝慈愛的臉龐。

應當一無掛慮,只要凡事藉著禱告、祈求和感謝,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,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,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。(腓四6-7)

耶利米哀歌4章: 提防假先知

以色列人在亡國之前,喜歡聽假先知、祭司、長老的話說,以色列絕對不會遭到毀滅;但後來事實證明,他們所說的都是假話。如今家已破,國已亡,這些宗教領袖已經失去了百姓對他們的信任與尊重(V.13-16)。他們仰望埃及的幫助,如今也證明這一切都是枉然,埃及根本就是一個不能救人的國(V.17)。

主耶穌曾預言在末世會出現許多假先知、假基督來迷惑基督徒的心(太廿四24),現在這光景已經明顯的出現在教會之間,有許多人起來預言某處會有大地震,某時會有大復興,某人是神所揀選的器皿…,結果絕大部分根本就沒有應驗。奇怪的是,明明預言沒有應驗,許多教會領袖和信徒對這些假先知的話語卻還是深信不疑。

信徒對些情況不可不慎,事實上,不管是誰所發出的預言有一次沒有應驗,他就是一名假先知,不必再給他第二次的機會;甚至連鼓吹教會信徒去跟隨並聽信假先知的教會領袖,我們都要提防他們的話語和信息,因為他們一定沒有從聖靈來的感動和引導,才會受到假先知的迷惑而不察。我們若仍然盲目跟從這些假先知,將來必像以色列人一樣,被誤導而偏離神的道路。

求主保守我們,因為在這末世的時代,假先知們在教會間四處遊走,打著基督的旗號,用話語迷惑神的百姓,引人偏離神的道路,比異教異端更可怕,求主用祂的真理堅固我們。

耶利米哀歌3章: 絕望與盼望

本章1-18節,先知說,以色列的苦境是上帝給的,神把人逼上絕路以後,又關閉了禱告的通路,使人們的禱告不得上達(V.8,44)。身陷苦境,禱告又不通,因此先知說:「我在耶和華那裡毫無指望。」(V.18)

這的樣的光景真是會令人感到無比的絕望與沮喪,如果是撒旦魔鬼的攻擊,我們可以呼求神的幫助,如果是人的軟弱造成,我們可以呼求主賜下智慧與能力,但有一種苦境會讓人感到倍加的絶望,那便是,你知道你的苦境是出於神的手,祂有目的的把你放在苦難之中,然後不聽你的禱告,也不伸手救拔,你很想生祂的氣,很想怪祂的不是,但是又不能,因為祂是神;應該給你盼望的神,現在卻給了你絕望,在這樣的絕望中,先知耶利米提供了得著盼望的良方:

  • 多多的感恩:深信神的恩典與慈愛不至消滅和斷絕(V.22-23)
  • 靜靜的等候:靜默等候(V.26),獨坐無言(V.28),口貼塵埃(V.29)、忍受侮辱(V.29),不要有任何的掙扎,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動作。
  • 深深的悔改:誠心向神舉手認罪(V.40)
  • 切切的求告:不停的傾心吐意的禱告,直等到禱告通了為止(V.55-57)。

 如果在苦境中的絕望是神給的,那麼唯一的盼望也只能從神而來,只要我們多多的感恩、靜靜的等候、深深的悔改、切切的求告,時候一到主必帶領我們從苦境中出來。

耶利米哀歌2章: 神的怒氣

本章描述神對以色列所發的怒氣是何等的大,但這是因愛而生的怒氣,先知何西阿的信息描寫上帝是一位「受傷的戀人」,全心全意所愛的情人~以色列,一再的踐踏、傷害了神的感情,神多次的呼喚,希望祂的愛人可以轉回,但以色列還是愛上了別人,對神的感情不貞。

從經文中看見了神強取祂自己的會幕,毀壞祂自己的會幕,毀壞祂自己的聚會之處,使記念祂自己的節期和安息日被忘記,丟棄自己的祭壇,憎恨自己的聖所(V.6-7)…。這一切激烈的行為,就好比是一個被抛棄的戀人,撕了愛人的照片,毀掉所有過去彼此相愛的紀念品,並忘記所有值得紀念的日子一樣,因為情人的背叛狠狠的傷了他的心。

神的怒氣是因著對祂百姓強烈的愛,因此一旦祂的百姓回轉過來,回到祂的身邊,祂便又迫不及待的轉怒為愛,放下一切的刑罰,擁抱回轉的愛人。詩篇30:5「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; 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。」神對我們的愛比我們所能想像的更豐富,更濃烈,愛到如果我們愛別的更甚於愛神,祂便會因嫉妒而發怒,如果我們也以愛來回應祂的愛,祂便會迫不及待的把所有豐富的恩典與福份都傾倒給我們,但願我們都能更深切的體會神對我們的愛,即便祂是對我們發怒,在那發怒的背後,仍是那眾水不能熄滅,大水不能淹没的熾熱之愛。

耶利米哀歌1章: 苦難中的禱告

先知耶利米長期呼籲以色列民為自已悖逆的罪悔改並順服神的旨意、等候神的拯救。無論以色列百姓願不願意接受,耶路撒冷城終究被拆毀了,猶大國究是被毀滅了。

國已亡,家已破,先知的預言如實臨到,猶大國的遭遇是出於神公義的審判,再抵抗也沒有用,因為神定意要毀滅,而且也已經成就了。此時耶利米陪伴著神的百姓在神所降的災禍中度日。他的任務已了,就沒有事可做了嗎?不!先知沒有因為災禍已無可挽回而停止了服事,他開始為在苦難中的國家及百姓禱告。

耶利米向神哭訴耶路撒冷的苦情:淒涼、悲傷、痛苦、無人安慰、歎息、缺乏、卑賤、苦難…等,一一的向耶和華陳述,他替百姓承認這一切都是他們罪有應得,但也不忘求主審判他們的仇敵。

無論我們犯了多大的罪,吃了多大的苦,遭了多大的災,即使這一切的遭遇都是出於神審判的手,祂的愛卻一時一刻也不曾離開過我們。至終我們還是要回到神的面前向祂哭、向祂認罪、向祂請求,求祂刑罰的手能下的輕一點兒,或許祂會後悔不降所說的災,並伸手褓抱我們,在苦難中的禱告是最真切的,必蒙上帝的垂聽,千萬別放棄一絲兒可以抓住上帝恩典的機會。

耶利米書51章: 你是什麼樣的器皿?

巴比倫享有上帝所賜最好的條件與資源,他是神手中大能的器皿,用以管教以色列人及懲罰列國。按但以理書所記載,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並非不認識耶和華神,也不是不知道神的旨意(但三~四章),但是他和他的子孫並沒有珍惜上帝的恩典,也沒有謙卑的服在神的旨意之中,反而驕奢敗壞,逆天而行,最後竟成為聖經中經典的邪惡、犯罪與魔鬼的代表,結果淪到萬劫不復的地步。

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所創作的器皿,神使用我們每一個人來成就祂的旨意。我們是什麼樣的器皿,又如何被神使用呢?神是使用我的恩賜、品格、財富、權利、生命的見證…等,來賜福、幫助、奬賞良善的人;亦或使用我們的罪惡、驕傲、悖逆、軟弱…去處罰、管教或磨練那些軟弱或得罪神的人呢?同樣都是神的器皿,都是為神所使用,作為神賜福予人的器皿或神刑罰人的器皿,其結局是大不相同的。

聖經中巴比倫和士師參孫都被神使用來管教與刑罰,但他們卻也因自己的惡,至終遭受到滅亡的命運。

如果神使用我的忠心良善去使人蒙福,那麼我也必定蒙福,如果神使用我以惡報惡,用惡行去傷害、磨練、懲罰別人,那麼我也必因我所行的惡而遭災禍、受管教。

在大戶人家,不但有金器、銀器、木器、瓦器,有作為貴重的,有作為卑賤的。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,就必作貴重的器皿,成為聖潔,合乎主用,預備行各樣的善事。(提後二20-21) 但願我們都是能使別人蒙福,自己也蒙福的聖潔器皿。

耶利米書50章: 罪惡之城必然傾倒毀滅

50-51章預言巴比倫的滅亡。巴比倫帝國全盛時期威威赫赫,看似不可動搖,然而這個帝國達成上帝審判猶大之罪的目的之後,便因著自己的罪惡同樣受到神的懲罰,於公元前539年被瑪代波斯所滅。

聖經將巴比倫比喻為所有罪惡及自大驕傲之地。如啟示錄十八章描述巴比倫的罪名為逼害神的百姓與自高自大,至終將受到上帝嚴厲的懲罰而永遠毀滅失敗。

因此耶利米在此所寫有關巴比倫被毀滅的信息,也可應用為神在末世會消滅所有的罪惡。

巴比倫人生活靡爛、窮奢極侈,正如今日社會以金錢掛帥,過著驕奢敗壞的生活一般。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,對錢財的貪戀會產生驕傲、自大和更多的罪,當經濟充裕、金錢在握時,會使人以為自己已經能像神一般的無所不能了。卻不知在末世來到神的審判台前,一時之間,對神的百姓的逼迫和對神的悖逆…等都將隨著罪惡之城巴比倫的傾倒而消滅,而所有屬神的人都必得救,並與我們的主一同住在新天新地中,永不再受魔鬼與罪惡的轄制與捆綁。

耶利米書49章: 謙卑俯伏者必蒙大福

本章所提及的列邦各國,各有各的優勢可倚靠:亞捫人有水流的山谷為天然屏障,並且心中倚靠財寶,自恃沒有能攻得進他們的領土;以東以智慧與謀略著名,因而心中狂傲(V.7,16);大馬色是亞蘭的首都,基達是位於敍利亞沙漠地區的阿拉伯民族,以攔在今伊朗的西南方,素以強勁的弓箭手聞名(V.15),

三者都是兵丁強悍、富有強大的國家;夏瑣則是個安逸無慮、無門無閂的富足之地(V.31),看起來都沒有敗亡的可能。但是先知卻預言他們將因他們的驕傲狂妄而受到耶和華的懲罰。

先知對列國的預言,表明著耶和華神不僅是管理以色列的區域性神明,更是掌管宇宙全地的大主宰,世界萬物都在祂的旨意中運行;另一方面也讓我們明白,即使列國兵強馬壯、有智慧與謀略、安逸無慮,若沒有神的祝福與保守,仍然沒有平安可言。萬軍之耶和華說,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(撒迦利亞書四6)。

詩人說:有人靠車,有人靠馬,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神的名(詩廿7)。

無論我們是多麼的聰明、有才、凡事興盛,事業有成,都要存謙卑的心,不要驕傲的倚靠自己的力量,乃是知道神比萬有都大,我們都要來到祂的腳前倚靠祂的大能大力,並尋求祂的保護與帶領,謙卑俯伏才能真正的蒙福。

耶利米書48章: 安逸非福

摩押自幼年以來,常享安逸,如酒在渣滓上澄清,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,也未曾被擄去,因此,他的原味尚存,香氣未變。(V.11)

本章預言摩押將受到刑罰,因為安逸無虞的生活,未曾遇到危機與苦難,致使他們自高自傲、居心自大、極其驕傲(V.29-30)

許多時候,我們也像那沒有經過搖晃的酒杯,在沒有外力的刺激之下,好像很清澈,還溢出芳香的氣味來,然而一經搖晃,埋在底下的渣滓就都浮了上來,使酒變的混濁不堪;因為生活沒有經過攪動,生命沒有經過試驗,所以自以為自己很好。一旦主差遣了倒酒的來了(苦難、惡人、惡事),將我們一搖晃、一傾倒,所有裡面的問題(不信、軟弱、罪惡…)就都被搖了上來。因此,我們平常要不斷的來到主的面前,對付自己,並求主醫治我們的傷,挪走我們因受傷而產生的苦毒,將我們裡面的渣滓一天一點的除掉,使我們上下、裡外都清澈,不僅作一個外表美好的人,也是一個內裡清潔誠實的人。

耶利米書47章: 神的旨意是另有其人

本章是耶利米預言非利士即將滅亡。第一節顯示預言是在埃及法老即將出兵攻打非利士的迦蕯之際,這讓人以為非利士是被埃及所滅。

然而第二節卻出現了耐人尋味的一句話:「有水從北方發起…」,埃及是位於南方,因此這裡所提到從北方發出的水並不是指著埃及而言,而是指著巴比倫的大軍於迦基米施之役之後,直接由北方南下攻破了非利士各城。非利士的確如預言一般被毀滅了,但卻不是猶太人所仗賴或眾人所看好的埃及軍隊,乃是神所揀選的巴比倫大軍。

世間有許多這類出人意表的結局,我們看好的是這個人,但神卻用了別的人或別的方法。士師記中惡人亞比米勒帶著一群匪類燒殺擄掠,我們想或許該有驍勇的部隊才能把他制服,卻不想神卻使用了一個普通的婦人從樓上抛下一塊磨石,就將其打成重傷而死(士九46-57);大衛的兒子押沙龍叛變,神用以刑罰他的不是別人,竟是他那頭濃密的頭髮(撒下十四25-26,十八9)。

這裡有甲、乙二名聲望極高的人,明裡來,暗裡去的在爭取領導者的位置,卻不想至終卻是人心未曾想到的丙當選了。這類的事件,我們屢見不鮮。

神的旨意不是我們以人的角度可以測透和明白的,常常我們以為就是這個人了,神的旨意卻是另有其人,因此我們應存敬畏的心,在任何事上儘可能不要以私意去運作,乃是藉著禱告,將自己所想要的告訴神,願神的旨意成就,神知道祂所揀選的是哪個器皿。